Kwong Wah

Kwong Wah

(左)疑诊所医生和助理为蔡添注射两支针之后,右臀开始出现针孔般大小的伤口 。(右)如今,针孔般大小的伤口,已溃烂如一台手机般大小。
(左)疑诊所医生和助理为蔡添注射两支针之后,右臀开始出现针孔般大小的伤口
。(右)如今,针孔般大小的伤口,已溃烂如一台手机般大小。

(芙蓉5日讯)两支针,换来右腿细菌感染,右臀几乎变“死肉”。

来自芙蓉的63岁老翁蔡添,因左脸莫明肿胀下垂,到芙蓉市区一家历史悠久的诊所求医,疑医生及助理在他的右臀注射两支针之后,最终导致臀部范围皮肤受到细菌感染,右臀皮肤像遭“菌噬”似的逐渐溃烂,从原本针孔一般大小的小伤口至今大片溃烂,更甚是,溃烂处范围的皮肤竟然毫无知觉,犹如“死肉”。

蔡添今日在妻子钟美芳(53岁)及儿子蔡志强(30岁)陪同下,向行动党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、森州行动党法律局主任AK达斯及成员李国华求助。

他表示,由于左脸突然肿胀下垂,他在儿子蔡志强陪同下,到芙蓉一家诊所求医,医生诊断他脸部一条神经线已断,所以才会致使左脸肿胀下垂,因此在他右臀注射药剂。

蔡志强补充,两支针,一支由医生注射,另一支针由相信是助理注射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此外,医生也开了药给蔡添。然而,隔日蔡添因右臀在打针后异常疼痛,所以再次在妻子陪同下返回诊所问诊,于是医生再次于左臀注射两针。

蔡添表示,11月24日,由于右臀情况持续恶化,他再次到诊所求医,“早上8时许就到诊所,医生于10时到诊所后,相信是发现事态严重,要求我一整天逗留在诊所,直至傍晚5时许才离开。”

在诊所逗留期间,医生有让他服药,并让他一直抬着右脚,但是翌日,右臀伤口似乎没有好转,而且蔓延到整个右腿,开始红肿、发热,当他隔日再到诊所求治,医生指他必须马上入院,并写信让他到芙蓉中央医院求诊。

他表示,当他到芙蓉中央医院治疗后,医生告知他的右腿受到细菌感染,假若稍迟求医将有生命危险。

蔡添11月25日当天入院后,便一直留医至12月28日,一共在医院待了33天。

谢琪清(左3)表示行动党将协助蔡添(左4)采取法律行动;左起李国华、 钟美芳、蔡志强、AK达斯、森州行动党委员张金发。
谢琪清(左3)表示行动党将协助蔡添(左4)采取法律行动;左起李国华、
钟美芳、蔡志强、AK达斯、森州行动党委员张金发。

采取法律行动

尽管已经出院,蔡添遭“菌噬”的情况并未恢复,目前除了必须每天在家自行清洗伤口,每周还得到医院治疗,而且右臀伤口范围的皮肉似乎已变“死肉”,毫无知觉。

目前,右臀的溃烂伤口面积等同一台手机,溃烂伤口范围皮肉更犹如“死肉”,失去知觉。

“医生将手伸入伤口范围皮肤,我完全没有感觉。”

他说,现在除了必须往左侧睡觉、坐着也必须倾向左旁、行走不方便之外,他也不能多饮水,因为伤口会“漏水”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形容,只要饮用太多水,水份就会从溃烂的伤口边缘漏出。

针对此事,谢琪清表示已协助受害者到警局备案,并向医院索取医药报告书,以向诊所医生采取法律行动。

AK达斯也表示,将在了解事件来龙去脉后,协助受害者采取法律行动。据知,受害者将在4周后获取医药报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