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永元:到此为止吧!“有关部门”不会理你的

崔永元:到此为止吧!“有关部门”不会理你的

“再也不想和@国家税务总局 打交道。”6月24日,崔永元在微博中用无奈的语调表达了他的愤怒。

这一天,崔永元共发表了四条微博,是自他炮轰娱乐圈及网络举报以来,发文最多的一天。当然,也是崔永元最愤怒的一天。

一天内,崔永元连发数文炮轰了有关部门的不作为。或许,在此之前,他对有关部门还心怀期许。

然而,出乎他的意料,也并不意外地让他失望了。

距此,崔永元开始网络举报已超过一个月。按说,崔永元不应该愤怒,作为曾在体.制内多年,最终又选择离开体.制的媒体人,什么鸟屎屁蛋没见过。

应该说,复盘整个事件,崔永元的复仇策略比较理想。5月11日,崔永元在其微博抛出“冯小刚是渣子大家都知道,刘震云变成渣子速度偏快了一些”的论断后,开始实施他的复仇计划。

之后的一个多月,几乎或平均一天两条。崔永元的微博更新速度,挑动着公众的神经,引领着整个舆.论。

直到后来至今,崔永元的“抽屉”成为当下中国最神秘,也是最望探知之地。里边到底藏了什么?还有哪些人的勾当藏在里边,所有人都想知道。

其实,作为主动摘下体制枷锁的人,崔永元对体制之弊有着深刻的认识。纵观网络举报始终,一直有人质疑他举报目的不纯,如“既然掌握了很多内幕,何为不全盘托出或直接交给有关部门?”

这样的怀疑,对于崔永元来说,简直幼稚的不值一驳。他想法其实很简单,通过微博举报,以抽丝剥茧方式将“仇人”的违法勾当一点点地抛出,引发全民围观并对有关部门形成强大压力,避免此事以中.国.特.色的方式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”。

只能说,崔永元的策略大体上是对的,但并不能说是成功的。至少他有两个预判是错误的,这也决定了他网.络.举.报的后期阻力。

首先,他低估了精英阶层(不包括普通民众)对公.共.事.件的冷漠与自私程度。崔永元或许认为,以他在民间的口碑与影响力,再加他手里的材料,那些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会挺身而出,至少会声援他。但没想到的是,举.报一个多月来,除了中国传媒大学发表过一篇“中高度关注崔永元人.身.安全问题”的声明以及演员袁立明确力挺外,那些网民熟知网络大咖,知名人士几乎鲜有人出来发声。

甚至,哪些常以“肩负社会责任感”自诩的媒体也很“听话”地保持了沉默。以至于崔永元在6月24日的微博中发出 “哪位新战友愿意和我并肩作战,快报上名来。”的呐喊。

事实上,中国不缺乏精英阶层,更不缺少所谓的“意.见.领.袖”。可惜,在精致的利己主义思维下,事不关己常常被高高挂起,别说让他们加入,关键点,一些平时高谈阔论且一副正义凛然的知.识.分.子没公开地嘲弄就不错了。

第二个误判是高估了有关部门对民意的重视程度。

事实上,一开始,崔永元也对有关部门心存疑虑。众所周知,当下的中国,潜.规.则左右着一切。于是,崔永元采用微.博.举.报并发动网民的力量避免“蹊跷现象”的发生。崔永元以为,在广大网民围观和关注下,有关部门会迫于压力而不敢徇私舞弊。

然而,事情并非如崔永元所愿。在崔永元最近的几条微博中,他用愤怒表达着自己的不满,并痛斥某些部门的傲慢与懈怠。

难道说,崔永元不知道我们的有关部门有一万种方式对付像他这样的反映人?“打太极”对于某些职能部门来说,是最小儿科的表现形式。多年的实践证明:结果和手法往往会让人民群众“大为惊喜”。

是的,现在的崔永元很愤怒,但我们却看到了崔永元的无奈与无力。面对有关部门的惰政与拖沓我们早已习惯,崔永元却表现的像一个初到贵国的异乡人。

为何会这样?其实不难理解。如今的崔永元像是一位“孤独斗士”,在他身后,除了一群比他还卑.微的P民大呼小叫外,没人愿意帮他,或誓与之并肩作战。

他几乎在跟“所有人”为敌,即没有战友也没有盟友,微博成为他唯一在的阵地。他须一人对阵一个利.益.集.团,还要设法绕过行政部门的不屑与漠视。

难道英雄就不怕孤独?英雄就不怕黑夜?未必,现在看来,崔永元不是兰博,别说凭一己之力拯救世界,到最后或许连自己都救不了。

也许,是时候到此为止了。又或许有一天,他的微博突然被清空,这个世界、哪个藏污纳垢的娱乐圈又回到曾经的“盛世繁荣”。

当然,崔永元表示很不满,作为普通的吃瓜群众你,对此也很不忿,但你又能怎样?